导航菜单

台首例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治癒過程!主治醫生:每天心情交戰-北京鬼楼

台首例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治癒過程!主治醫生:每天心情交戰

文/王芊淩、林以璿;圖/黃玫霖(HEHO健康)「感謝老天!」眼前的醫生,淡定的從口中說出這句話。他是台灣首位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主治醫師,難以想像幾天前他才剛從負壓隔離病房完成首要任務,堅定的眼神、泛紅的眼框,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工作累積下的疲累,還是對於自己的說的話有感而發。歷經了近兩週的長期抗戰,他成功替台灣創下第一個奇蹟,卻不邀功。問:病人住院期間病情的發展狀況是怎麼樣的?答:病人剛開始進來的時候很累,因為肺炎所以氧氣不足,人整個狀態是虛弱的,病人是靠自己免疫力支撐。由於她的肺炎蠻明顯的,來的時候連續一個禮拜採檢都是陽性,而且病情起伏,那時候我們看X光片,心中很擔心,會不會需要到用呼吸器、或高濃度的氧氣;而當時治療只有用低流量的鼻管,就是接在牆上那種低流量的氧氣⋯⋯。一般肺炎的整個療程我們叫「支持治療」,如果缺氧就一定要給氧氣,還有點滴注射,輔助生命跡象,讓免疫力作用起來,自己產生抗體把病毒消滅,在沒有特效藥之前,自己的免疫力最重要。接下來病人臨床的表現就越來越好,氧氣依賴程度越來越低,所以是在往好轉的路上走;後來採檢變成陰性,我們就更有信心!基本上她整個病程,復原的算滿順利,以這樣嚴重的肺炎,能以這樣速度復原,而且靠的是自己的免疫力好,相當不容易!她熬過來、挺過來了!我們大概定期4天照一次X光,隔一段時間會採檢,我們一共採了6次,基本上前面3次都是陽性那就是還不行,到後面連採了2次陰性就放心多了。國內是兩採陰性就符合解除隔離,但因為這是第一例,大家都很謹慎,所以就又多採了一次,才讓她解除隔離。她的病情我們每天都會呈報,專家會進行開會。問:患者一直都隔離在負壓病房,她的家人在治療過程中也在醫院嗎?答:是啊!他們(家屬)當天就沒回家,家人非常孝順,雖然在負壓隔離病房除非全副武裝不然沒有人可以進去,但家人可以用手機跟她講話,她和家人聯繫都是無礙的,他們過年期間一直陪著她,一天三餐,看媽媽想吃什麼,就買來給她吃。基本上飲食部分,只要病人能吃就盡量吃,我們就怕她沒食慾,營養不良,所以一定要營養夠,所以飲食上我們沒有什麼限制,醫院的便當她還是有訂,主要還是要有個主餐,其他家人還會買的輔助的。問:治癒出院後,還需要定期追蹤嗎?答:一定要啊!她現在雖然可以回家,但會備著氧氣機,運動還是會喘,預計一個月後會再來照電腦斷層,比較一下之前的狀況,她已經逐漸復原,但能百分之百復原嗎?這個我們不知道,但我相信我的病人,在日常生活絕對沒問題,可能在運動上肺活量會下降。肺只要發炎過後就一定會有受損,一般肺炎也會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人一定得付出代價。對抗病毒,免疫力太好或太弱都不行,適中最好問:在一般肺炎的治療上,通常會使用抗生素,那治療武漢肺炎有什麼差別嗎?答:一般肺炎都是細菌性的肺炎,只有小孩子會有病毒性的肺炎。而這次新型冠狀病毒,我們知道沒有特效藥,但一開始肺炎那麼厲害,我們臨床醫生不放心,會給她預防性抗生素,不要病人在肺部浸潤那麼厲害的時候,還有細菌趁虛而入,這是打個預防的,並不是抗生素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。問:這位出院的病患在治療過程中,有沒有考慮過使用新的藥?答:因為病人夠穩定,沒有往壞的走,萬一要插管像美國之前的個案,就可能要賭賭看了,手上所有武器都拿來用。最近那幾款藥大陸那邊應該近期會有試驗結果,才知道有沒有效。我們面對這次的武漢肺炎,很多時候都是在跟「人性」做抗爭,你的恐懼感、猜忌心、配合度、你的信心、醫護人員的勇氣,天天都是面對自己一個心情的交戰。問:所以從這次個案來看,人是可以抵抗病毒的?答:每個人對於病毒免疫反應是不一樣,也會有人走到像我們說的「細胞激素風暴」,整個肺炎全部翻白,因為免疫反應太激烈,讓身體急劇發炎,馬上氧氣就不夠了,不敢講說免疫力好,就一定沒事,不行!每個人面對病毒的免疫力要適中最好,過弱過強都會產生不可預期的結果。堅毅卻溫暖,低調卻勇敢,台灣醫療界有更多的范姜醫師范姜醫生侃侃而談的兩個小時內,堅定語氣中透露出身為醫護人員的驕傲,回首過去總是笑笑地回答,慈眉善目的他說:「這一切本來也是我們該做的,如果能給予我們信心,相信也能給大家信心。」更該給予這場戰役所有同仁們一個掌聲。這場全球戰役才剛開始,而民眾是否配合更是關鍵,一個全國的防護網,需要共同守護,我們要對抗的不是「種族」而是病毒。◆本文授權自《HEHO健康》(https://heho.com.tw/),原文刊載於此:https://heho.com.tw/archives/67477